新闻发布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中医治疗痤疮的中医治疗附名医治疗 [复制链接]

1#
痤疮是一种累及毛囊和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随着现代生活节奏和环境的改变,痤疮的发生越来越多地与饮食起居、情绪、体质、内分泌、免疫、护肤品滥用等相关。顽固性痤疮是由寻常痤疮进一步发展而来,多表现为丘疹、粉刺、脓疱、结节、囊肿、瘢痕及色素沉着等并存,皮损多呈暗红色或紫红色,病程较久,反复发作,迁延难愈,患者因严重影响形象而治疗情绪迫切。痤疮是中医的优势病种,现代医家多从肺经风热、肠胃湿热、肝气郁结、痰湿瘀滞、冲任不调等方面来辨证,治疗上多以清肺、除湿、解毒、疏肝、化痰等法,而这些方法对于顽固性痤疮却不甚有效。由于传统的辨证思路并不能完全满足临床需求,在多年的临床中总结出这类患者体质多属于瘀血质,或因气滞血瘀、或因湿阻络瘀、或因热毒瘀结、或因痰瘀互阻,又或因虚久病致瘀,由于种种病理因素滞留于患者体内,导致气血阻滞,经络不通。血瘀是顽固性痤疮最终形成的核心病机,其中瘀血既是病理产物,又是致病因素。瘀血质的患者常常表现为机体气血运行不畅,气机失调,经脉阻塞,病情顽固,且易兼挟痰、湿、毒、郁等诸邪致病,形成恶性循环,导致痤疮反复发作,缠绵难愈。本病具有一定的损容性,顽固的痤疮常常导致患者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又进一步加重气机的不畅和瘀血的内阻。许多皮肤病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出现瘀血不同程度的病理变化,根本在于瘀血易与其他病邪相互影响,合而致病以致迁延难愈。“活血五法”治疗顽固性痤疮屡试屡验。

行气活血法

此法主要适用于气滞血瘀证,或因气滞而血瘀,或因血瘀而碍气者。此型多表现为面色黧黑,皮损紫红,质地坚硬,皮疹固定不移经久难消,病情随情绪波动而加剧,或伴有胁肋疼痛、月经不调等症,舌质紫或见瘀斑,脉涩不畅。常用药物有郁金、茺蔚子、薄荷、白芷、槟榔、大腹皮、姜黄,因气滞而血瘀者重用行气之剂如柴胡、川芎、枳壳、青皮等,因血瘀碍气者重用活血之品如桃仁、红花等。

除湿活血法

此法主要适用于湿热瘀血证,或因湿邪困遏,阻碍气血运行致瘀,或因过食肥甘湿热内生,致脾胃气机升降失司,最终导致全身气滞血瘀。此类患者多表现为皮损红肿不甚或漫肿色暗,多为囊肿、结节,可伴见头面油垢、肢体困倦、痰多、大便黏腻或带下增多、变黄等,舌苔白腻或黄腻,脉实或滑。常用药物有佩兰、藿香、泽兰、漏芦、木瓜、薏苡仁、石上柏、黄柏、防己、茯苓、陈皮等。

解毒活血法

此法多用于热毒血瘀证,或因外受湿热毒邪,蕴阻肌肤血络,或因热毒迫血妄行留滞肌肤。临床多表现为皮损鲜红或紫红,发病急骤,结节、脓疱、囊肿多伴痒痛,或伴见烦躁口渴、便秘尿赤等症,舌红苔黄,脉数。常用药物有大黄、黄药子、马鞭草、猫爪草、连翘、夏枯草、鹤虱、连翘、紫草、大青叶等。

化痰除瘀法

此法多用于痰瘀互阻证。痰瘀虽是两种不同的病例产物和致病因子,却有同源、同病、同治的密切联系,常常合而致病,每致病情变化多端,顽固难愈。此类患者多见皮损多以脓疱、结节、囊肿为主,有瘢痕和色素沉着,或伴有痰多、便黏,舌苔厚腻,脉滑。常以活血化瘀药配伍陈皮、半夏、胆南星、竹茹、浮海石、浙贝、海藻、昆布、皂角刺、路路通等软坚化痰散结药。

补虚活血法

此法多用于诸虚挟瘀证。虚损可表现为气虚无力帅血或久病气血两虚,脾虚濡养失职或有失统摄血溢脉外,肾气虚无力帅血或阳虚温阳失职等诸症。其临床表现为病程较长,皮损色淡或暗,面部皮肤色素沉着,或见头晕乏力、气短自汗,或见面色苍白、唇淡无华,或见面色萎黄、纳差腹泻,或见腰膝酸软、形寒肢冷或潮热盗汗等。根据临床主证的不同相应的采取补气活血、养血活血、健脾活血、补肾活血等治法。常用药物有大血藤、当归、鸡冠花、夜交藤、玫瑰花、月季花、仙灵脾、菟丝子、女贞子、海螵蛸、旱莲草、桑葚子、黄精等。

临床中的顽固性痤疮并不仅限于上述五种,还常常表现为郁、湿、毒、痰、虚等其中两种甚或更多,与血相合成瘀血,而表现出络脉阻滞的共同病机,并由此进一步加重病情。因此在诊治中还需要根据患者的临床表现进行具体分析,从源头上祛瘀,综合使用行气活血、除湿活血、解毒活血、化痰除瘀、补虚活血等多种治疗方法,但是活血化瘀须贯穿始终。

··························································································

附:痤疮的中医辨证

一、肝郁气滞型痤疮

主要表现:皮疹分布于面部及胸背,伴有胸闷不舒、两肋胀痛、喜生闷气,女性经期前面部皮损加重,乳房胀痛。

治疗:宜舒肝理气散结。药用柴胡、枳壳、赤芍、白芍、生甘草、香附、丹皮、栀子、连翘、夏枯草。

二、脾胃湿热型痤疮

主要表现:粉刺发作频繁,可以挤出黄白色的碎米样脂栓,或有脓液,颜面出油光亮,伴口臭口苦,食欲时好时坏,大便粘滞不爽,舌红苔黄腻,脉象弦数。

治疗:以清热利湿为主,常用方剂为芩连平胃散,主要药物有:黄连、黄芩、白术、厚朴、薏苡仁、白花蛇舌草、茵陈、半枝莲、生甘草等。

三、血瘀痰凝型痤疮

主要表现:痤疮日久,质地坚硬难消,触压有疼痛感,或者颜面凹凸如橘子皮,女性可有月经量少、痛经以及经期痤疮加重等症状,舌暗苔薄,脉涩。此型多见于长期慢性患者。

治疗:以活血化痰、软坚散结为主,常用方剂为大黄蛰虫散,主要药物有大黄、蜇虫、水蛭、白花蛇舌草、桃仁、红花、益母草、陈皮、白术、生甘草、土贝母、土茯苓、僵蚕等。

四、肺经蕴热型痤疮

主要表现:粉刺初起,红肿疼痛,面部瘙痒,可有口干,小便黄,大便干燥,舌红苔黄,脉象浮数。

治疗:以清凉肺血为主,常用枇杷清肺饮,药材为枇杷叶、桑白皮、知母、黄芩、银花、赤芍、生地、生石膏、生甘草等。

五、热毒型痤疮

主要表现:炎症丘疹与脓疱为主,脓疱多发于丘疹的顶端,周围有红晕,大便秘结,舌红苔黄燥,脉数。治则清热解毒,可用五味消毒饮加黄连解毒汤。

主要药物有:银花、野菊花、蒲公英、紫花地丁,天葵子、黄连、黄柏、黄芩、栀子。

····································································································、

附:名医治疗痤疮经验

1

主方加减

陆德铭教授认为阴虚火旺为发病之本,肺胃积热、血瘀凝滞为发病之标。治以养阴清热,活血、化痰,其基本方:生地、玄参、麦冬、天花粉、女贞子、枸杞子、生首乌、蛇舌草、虎杖、丹参、茶树根、生山楂(原文无剂量)。多依皮疹形态加减:皮疹色红加赤芍、丹皮、连翘,脓疱加银花、半枝莲、蒲公英、野菊花,结节囊肿加三棱、莪术、桃仁、石见穿、皂角针、海藻、夏枯草、浙贝、全栝楼,瘙痒加苦参、白鲜皮、地肤子,月经不调或经前皮疹加剧加当归、红花、益母草、仙灵脾、肉苁蓉、锁阳,皮脂溢出多加侧柏叶、薏苡仁,发于鼻部加黄芩、桑白皮、地骨皮。。

许连霈教授以清火解毒,佐以消肿散瘀治疗痤疮,其基本方为黄芩、金银花、地丁、桑白皮各15g,黄连、连翘、丹参各10g,甘草6g。结节囊肿明显者加当归、制大黄,聚合性痤疮加黄柏。

范瑞强教授认为本病的根本原因是素体肾阴不足,肾之阴阳平衡失调,相火过旺。治宜滋肾泻火,清肺解毒,以自拟消痤方治疗:丹参25g,女贞子、旱莲草、鱼腥草各20g,生地、蒲公英、连翘各15g,知母12g,甘草5g。加减:阴虚内热者表现为粉刺丘疹,以消痤汤为主;瘀热痰结者症见红色或暗红色结节、囊肿、疤痕为主,以桃红四物汤合消痤汤;冲任不调者发病多与月经不调有关,以柴胡疏肝散合消痤汤。

唐汉钧教授对肺脾肾症状兼有、证型交叉者,以自拟经验方治疗:茯苓、白术、白花蛇舌草、鹿含草、丹参各15g,枇杷叶、仙灵脾、桑白皮各12g,黄芩、菊花、陈皮、半夏、女贞子、生山楂各9g。加减:肺热偏重加银花、蒲公英、侧柏叶、地骨皮等,胃火盛加黄连、山栀、生石膏、寒水石等,冲任失调加黄精、肉苁蓉、枸杞子、旱莲草等。

2

辩证分型

唐汉钧教授将本病分为:

(1)肺经风热者,丘疹色红细小,鼻翼发红、油腻、脱屑,炎症较明显,以枇杷清肺饮加减:枇杷叶、侧柏叶、桑白皮、金银花各12g,黄芩、菊花、桑叶各9g,甘草6g。丘疹质硬难消加天冬、浙贝、玄参,面部痒甚加白藓皮、白蒺藜。

(2)胃肠湿热者,多见于30岁左右者,丘疹色红较大,或结节、脓疱,伴胃肠功能紊乱,以黄连解毒汤加减:全栝楼18g,土茯苓、白花蛇舌草、鹿含草各15g,大黄、黄芩、苦参、栀子各9g,黄连、甘草各6g。脓疱较多加蒲公英、银花、野菊花。

(3)肝肾阴虚、冲任失调者,多为中年女性,丘疹每随月经周期变化,伴月经不调或痛经,以二至丸加减:生地18g,丹参15g,女贞子、旱莲草、玄参、仙茅、仙灵脾、当归各12g,甘草6g。胸胁胀满加柴胡、郁金、香附,痛经明显加元胡、木香。

(4)痰瘀互结者,多久病反复,结节、囊肿或疤痕、色素沉着,或呈细小米粒样暗红或皮色丘疹,以六君子汤加减:黄芪、太子参各30g,生地18g,丹参、夏枯草15g,白术、茯苓、半夏、陈皮、川芎、当归、莪术各9g,甘草6g。结节明显者加三棱、海藻、浙贝、山慈菇,丘疹色红加菊花、金银花、黄芩。

赖慧红教授将西医分型与中医辩证有机结合:

(1)肺经风热,即寻常型痤疮。以枇杷清肺饮加减,常加当归、丹参、蒲公英、连翘、白花蛇舌草、青天葵、生地、玄参等。

(2)肠胃湿热,即丘疹脓疱型痤疮。以参苓白术散或藿朴夏苓汤合茵陈汤或五味消毒饮加减,多加夏枯草、海藻、昆布、浙贝母、炮山甲、牡蛎等软坚散结之品。

(3)痰瘀互结,即疤痕型痤疮。以逍遥散加浙贝、昆布、牡蛎、皂刺、赤芍、桃仁、生地等化痰散结之品。

对女性患者表现为痤疮经前加剧或诱发,月经不调,伴有乳胀、附件炎等,皮损好发于下颏、眉间、鼻旁、面颊或口周,赖慧红教授根据月经分期治疗:卵泡期滋肾阴、益气血,排卵期补阴温阳、促排卵,黄体期温养督脉、补益胃气、补火生土,月经期活血理气调经,周期疗法有利于调节内分泌,痤疮与月经不调常同时治愈。

王德林教授将本病分为

(1)风热火毒型,症见粟米大毛囊性丘疹、粉刺,以自拟桑蝉地甘汤加味:生地、桑叶各30g,威灵仙、蝉蜕、白藓皮、白蒺藜、丹皮、赤芍各15g,甘草8g。

(2)湿热火毒型,皮损以小脓疱为主,以五味消毒饮合黄连解毒汤加味:银花、野菊花、蒲公英、丹皮、赤芍、连翘各15g,紫花地丁、黄连、黄芩、黄柏、山栀各10g,生甘草8g,生大黄2g。

赵纯修主任医师将本病分为

(1)肺胃积热,症见红色丘疹或伴少量结节、脓疱,用痤疮Ⅰ号方:石膏、白花蛇舌草各30g,生地、金银花各21g,紫草18g,丹皮、连翘、桑白皮、白芷、天花粉各15g,黄芩、山栀子、甘草各9g。

(2)痰湿瘀结型,症见丘疹、结节不红或微红,重者形成囊肿或瘢痕,用痤疮2号:白花蛇舌草30g,浙贝、昆布、山慈菇、栝楼、丹参各21g,赤芍、丹皮各18g,陈皮、当归、白芷各15g,枇杷叶9g,甘草6g。

顾植山教授以4法统治本病:

(1)补肾固精法,以五子衍宗丸加减:菟丝子30g,覆盆子、丹参、枸杞子、五味子、车前子、续断各15g,当归、川芎、党参各10g;

(2)滋阴降火法,以知柏地黄丸加减:黄芩20g,菟丝子、生地各15g,泽泻、黄柏、山茱萸、女贞子、山药、旱莲草、枇杷叶、丹皮、知母、白芷、茯苓各10g;

(3)益气补血法,以八珍汤加减:当归、黄芪、党参各20g,茯苓、熟地各15g,白术、赤芍、白芍、川芎、白芷、白蒺藜、甘草、丹参各10g;

(4)化痰通滞法,以苍附导痰汤加减:赤芍30g,半夏、茯苓、陈皮、胆星、枳实、竹茹、石菖蒲、泽兰、红花、桃仁、当归、川芎、丹参各10g。

(5)交通心肾法,以天王补心丹、交泰丸加减:柏子仁、酸枣仁、龙齿、茯神各15g,丹参12g,天冬、麦冬、生地、远志、桔梗、五味子各10g,琥珀6g,肉桂、黄连各3g。顾教授注重活血化瘀,除主方外多加当归、川芎、丹参、桃仁、红花。

3

用药经验

3.1丹参

范瑞强教授经验:囊肿、结节或疤痕用大剂丹参(30~50g),月经期女性患者则不用或少用(若为气滞血瘀、瘀热胶结所致月经后期则使用),若为瘀热内结、冲任不调所致痛经则配柴胡、郁金、益母草、香附。还常以丹参注射液穴位注射(足三里、曲池穴)。

3.2白花蛇舌草、茵陈、甘草

范瑞强教授认为三药联用可滋阴泻火、清热凉血解毒,标本兼顾。实验证实,三药既可调节内分泌、抑制皮脂腺分泌,又可抗痤疮杆菌。

3.3白花蛇舌草、丹参、山楂

陆德铭教授认为三药联用可调节内分泌、抑制皮脂腺分泌、抗痤疮杆菌等,为取良效常加大药量(30g)。

4

其他

4.1外治

赖慧红教授多以中药复渣第2煎取药汁,先趁热熏面,后以纱布饱蘸药汁温热敷面30min,每日1~2次。许连霈教授多以第3煎涂洗患处。范瑞强教授则配合痤灵酊(连翘、丹参、玄明粉)外搽,对后期色素沉着者予中药面膜治疗,颇有效果。

4.2西药

对重症痤疮患者,范教授常联合运用灭滴灵和安体舒通、维生素。

4.3养护

多数医家都强调注意保持皮肤清洁(如温水洗脸、避免油脂性化妆品)和合理饮食(多进清淡而禁食辛辣厚味、甜食、海腥食物),保持大便通畅,局部避免用手挤压亦多有所强调。

5

小结

5.1用药多衷中参西

痤疮发病与皮肤组织中雄激素水平升高或皮脂腺本身对雄激素的敏感性增高,局部皮脂腺分泌旺盛,毛囊、皮脂腺感染,皮脂腺、毛囊壁的角化等因素有关。医家在选药时多参考现代药理研究成果,如抗雄激素可选蛇舌草、鹿衔草、丹参、橘叶,抗痤疮丙酸杆菌可选丹参、黄芩、银花、当归,抑制皮脂腺分泌可选山楂、侧柏、虎杖、苡仁,调节内分泌可选仙茅、仙灵脾、女贞子、旱莲草、党参、白术、生地等。

5.2经验多为个案

总结值得注意的是,医家经验多以个案出现,名老中医如能以自己的学术影响,集中力量对本病进行大样本、随机、双盲的临床研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的实验研究,对提高本病的治愈率有着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略。

本文来源:《陕西中医》年第26卷第3期。

·······························································································

西医:

根据个人经验,有一点效果的药物

克林霉素甲硝唑凝胶

若有不理解或者更多用药咨询,请咨询医师;或者加医生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